betway主页 联系我们

校友风采

校友风采

走出世俗偏见,远离尘世浮华——马兰

首页 > 

走出世俗偏见的阴影与藩篱,远离尘世的浮华喧嚣,在人生最后的驿站,以一颗水晶般的心灵,用爱奏响一曲曲动人的生命挽歌。——马兰

马兰,殡仪学院99届毕业生,由于工作成绩突出,2003年被授予“阳江市劳动模范”称号,2004年被授予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,2009年被授予“南粤杰出劳模”称号。2010年被授予“阳江十大杰出女性”称号;2012年被授予全省民政系统窗口单位为民服务创先争优活动“优秀服务标兵”称号;2012年被授予全国民政系统窗口单位为民服务创先争优活动“优秀服务标兵”等荣誉称号。

迎接生命的职业总是受到感激和欢迎的,因为一个新生命的降生总是伴着希望与喜悦。而为生命送行的职业却总与噩耗与悲伤相连,就是在这个让人“敬”而“远”之的行业,1999年,18岁的马兰毕业后就职于阳江市殡仪馆,得知马兰到殡仪馆工作,亲朋好友自然不能接受她这份被人忌讳甚至可以说“低贱”的职业,在广州工作的叔外公说:“兰兰,广东很封建迷信的,你要去做这份工作,往后你肯定要吃很多的苦哦,以你家的经济条件来说,在家乡给你找份体面的工作不在话下,你一个女孩家背景离乡的为什么偏偏要干这行?干点什么不好,咋也不能到那鬼地方工作。”不少亲戚和朋友也纷纷劝说她放弃这份工作,甚至因此疏远了她。面对亲朋好友的劝阻,马兰说:“哪份工作都得有人干,既然国家培养我学习了这个专业,我总得学以致用。”朴实的话语打动了自己的家人,在父母亲的支持下马兰坚定了自己的选择。她顶着世俗偏见的巨大压力,默默地勇敢地接受了这份平凡而特殊的职业。

殡仪工作的特点就是苦、脏、累、险,而马兰的工序恰恰就是最能体现这一特点的环节。她是化妆师,要负责给死者遗体在火化前进行消毒和整容化妆,必要时,不管白天黑夜还要出外进行收敛工作。由于工作的关系,她往往需要独自完成工作,在偌大的一间停尸房里,她一个人面对着一具具遗体,需要有条不紊地进行消毒、整容、化妆,然后让死者家属瞻仰告别,安心地送先人火化上路。这是在火化前最关键的一道工序,也是最考验人的心理素质的一道工序,因为有些遗体会惨不忍睹,就是一名大男人干起这活来也会心里发毛,何况是年轻又娇小的女孩子。

2000年7月,她遇到一具溺水的尸体,由于已浸泡多日,尸体的很多部位已变形腐烂,发出阵阵的恶臭味。死者家属反应非常强烈,认为不能恢复其生前的容颜就不让火化,要拉回去土葬。马兰耐心地听取了丧主的各种想法甚至刁难的提议,二话不说就钻进了弥漫着强烈腐尸味的停尸房里,对照着死者生前照片轻手轻脚地进行零距离的整容、化妆,经过马兰认真细致的处理后,丧属面对着栩栩如生的亲人遗容倍感欣慰,激动暴躁的情绪烟消云散,只是一个劲的对马兰道谢。对此,马兰只是淡淡地笑着说“这是我应该做的”。马兰认为,每看到丧属满意的笑容就是她最高兴的时候,虽然苦点、累点、脏点,但自己的价值能得到他人和社会的肯定,怎么样都是值得的。

2001年10月,江门市塘坪镇发生一起特大的交通事故,一辆大客车在过桥时与一辆货车发生严重碰撞,造成大客车从十几米高的桥上翻到河中,当场就有五名群众死亡。凌晨3点多接到交警来电,那时她还住宿在单位,接到通知后,像往常一样和几个值班的同事马上赶往事发地点,寒风凌烈,面对刺骨的河水,马兰没有多想就跳上救生艇,和同事把遇难的遗体一个个抱上来,为了最大限度地减轻家属的痛苦,回馆后,她顾不上休息,耐心细致地把5具遗体冲洗干净,梳理好头发,更换好衣服,让他们一个个干干净净地展现在家属面前,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一名死者的脑浆都流散出来,她用手把脑浆一点点捧起来,放进去,然后再用针线把头皮缝起来,用清水把逝者脸上的沙粒清洗干净,整整忙了一个早晨,第二天当死者家属看到的时候,无不感动的热泪盈眶,激动地把一个厚厚的“红包”塞进她的口袋,马兰急忙将“红包”退还给家属说:这是我的工作,你们对我的工作满意,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了。

性格外向、活泼开朗的马兰,爱神二次降临都与她擦肩而过,前两次的感情失败,都是男方父母得知马兰的工作情况后由于世俗的偏见,不准其儿子与马兰交往,甚至还以死相逼。经过两次的失败恋情,马兰虽难受、伤心,但她还是很快地把全部精力放在工作和学习中。2005年在北京求学放假回来的马兰,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两人一见钟情,对方是位军人,非常支持马兰的工作,常常对马兰说:“周总理早就说了,社会主义的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只有分工不同。你和我一样,都是为国家和社会作奉献”。有了丈夫的支持,马兰的工作热情更加高涨,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,每当回到家都要与家人聊到工作的事情。

马兰在殡葬工作一线一干就是16个年头。经过马兰处理的遗体超过一万具,有时有些遗体双目不闭、身体变形,甚至张牙咧嘴,马兰就亲手给死者按摩肌肤,使他们恢复自然状态,然后一针一线细细缝合。有的尸体残缺不全、脸部变形,马兰就为死者用雕塑专用泥、油彩、面粉、棉花、帽子等代用品,弥补脸部的缺陷。一些被烧焦或被水泡胀的尸体,马兰就精心调配化妆色彩,尽量为死者恢复原貌。尽管条件有限,但马兰以实际行动,弥补不足、创造条件,让逝者含笑九泉。其实,马兰也曾偷偷呕吐过、哭泣过,想放弃过,但她咬紧牙关克服心理障碍,没有一次真的放弃,每次对待工作都是满腔的热情,渐渐她眼里的遗体不再可怕,用她的话语说就是“要把工作当作是一门艺术,为群众创造最美的形象”。她真的是做到了干一行、爱一行,做到急丧主之所急,想丧主之所想,视每一位逝者为亲人,以无声的服务感化丧属,用女性特有的细心、耐心和爱心对待每一位丧属,义无反顾地将事业定位在殡仪行业上,将青春奉献给殡葬事业。在平凡的殡葬岗位上兢兢业业,勇挑重担,出色地完成各项工作,赢得了领导、同事和丧属的一致好评,为推进我市殡葬改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。

有人这样评价马兰:“她十几年如一日,坚守在殡葬美容师这一特殊岗位上,这份勇敢,这种敬业,让人肃然起敬!”“生命无价,逝者如斯,她让生命保留了最后的尊严,让离别获得了最大的慰藉。”“走出世俗偏见的阴影与藩篱,远离尘世的浮华喧嚣,在人生最后的驿站,您以一颗水晶般的心灵,用爱奏响一曲曲动人的生命挽歌。”。





---------END---------

上一条:生命最后一程的守护者——张华

下一条:给生命最后的尊严描绘一抹红——王丹丹